乐山被弃游乐园3岁男童移交福利院

发布日期:2019-07-21 00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被遗弃游乐场1个月后,3岁男童被派出所移交福利院两次与陪伴他的人分离,孩子都问出了同一句话——

  2月25日中午12点20分,犍为县社会福利院,圆圆最终留了下来。“爸爸”陈功离开后,圆圆一下午都在问:“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?”这句线个月前那天下午,他也曾反复念叨——1月25日下午,圆圆被人遗弃在犍为县城一个游乐场。送到派出所后,他认教导员陈功做了“爸爸”,度过了一段温暖的美好时光。但1个月后,他连这个“爸爸”也失去了。

  降温之后,25日的犍为县城玉津镇有些阴冷。在县城开游乐场的万女士、聂女士,再次赶往玉津派出所,在捡拾证明上签字。根据相关程序,向福利院移交弃儿需要这份证明。

  “到今天,捡到他刚好一个月。”万女士说,两人合开的游乐场,位于县城圣泉路附近某商场的负一楼。1月25日下午1点多,一名30岁左右、身穿米色衣服、操着本地口音的男子,带着一名小孩到游乐场玩耍。“他给了我20元钱,让孩子坐摇摇车。”万女士说,孩子坐了一会儿,男子就不知去哪儿了。

  直到晚上8点多,孩子开始念叨:“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?”此时,依然不见男子的踪影,万女士只好报警求助。玉津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,在游乐场周围进行了走访,然后将孩子带回了派出所。当晚,民警带孩子吃了东西,还买了糖,安排在备勤室住下。“他有点怕生,一直到晚上11点多累了才睡。”所长刘学斌说,派出所安排了一名男民警陪了他一夜。

  等孩子情绪稳定后,民警开始和孩子耐心沟通。“他很多事情说不清楚,而且经常反复。”陈功说,孩子说自己名叫唐家园(音)、今年3岁半,是爸爸带他去坐的摇摇车,“他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,一会儿说自己的爸爸姓唐,一会儿又说自己的爸爸姓方。”

  2月7日 除夕那天,圆圆在“警察爸爸”陈功家里吃到了饺子里的“好运气”。

  在派出所安家后,圆圆受到了优待,民警轮流照顾他,住在备勤室里,每天按时吃饭,还有零食和玩具。

  “我特别喜欢他。”32岁的陈功,家在80公里外的夹江县城,有一个3岁多的儿子和1岁多的女儿,平均一个月只能回去探望两次,“自己一个人在这边,儿子又跟他年龄相仿,就把父爱倾注到了圆圆身上。”于是,他一有时间就陪圆圆玩,进出派出所都要去看一眼,不准其他同事“欺负”圆圆。

  圆圆也察觉到了这份爱。“到派出所的第3天,有一次我出警回来,他直接就扑了过来,抱着我喊‘爸爸’。”陈功说,当天他就决定,把圆圆带回家里照顾,毕竟派出所条件较差,晚上常有报警电话响起,而且备勤室里睡起冷,这个建议也得到了大家的赞同。回家之前,他给圆圆买了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。

  陈功在犍为的家,位于县城一个小区的22楼,房子不大但整洁、温馨。1月27日接回圆圆后,“父子”俩都开始了新生活:每天早上,陈功提前1小时起床,给圆圆做早饭,面条、芝麻糊、抄手换着花样来;上班时间,他出警或开会时,圆圆就在办公室等他;晚上,他教会了从未刷过牙的圆圆自己刷牙,讲完故事后两人相拥而眠……

  “可能因为被遗弃过,他特别没有安全感。”陈功说,每次两人要分开时,圆圆都会问他去哪,得到他的答复后,便留在原地等他。每天晚上睡觉前,圆圆都会抱着他说:“爸爸,你要爱我!”每当这时,陈功都会情不自禁,把圆圆抱得更紧。

  从那以后,陈功也开始叫圆圆“儿子”。2月6日,除夕前一天,陈功带着圆圆回了夹江老家。“家人知道他的事,都很同情他,也很接受他。”除夕当晚,全家人吃饺子,其中一个里面包着硬币,象征着来年会有好运气。结果,圆圆第一个饺子就吃到了硬币。

  一直没找到家人,派出所只能联系民政和福利院。“派出所终究不是长久之地。”2月24日下午,陈功再次和犍为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商量移交一事。“当时圆圆在旁边,他可能明白了什么。”当陈功打完电话,再过去逗他时,他一直耷拉着头,陈功把他的脸抬起来,却看到隐约有泪光闪动。

  “我就跟他开玩笑,说在派出所上了这么久的班,要给他换个更好玩的地方上班。”但不管陈功怎么哄,圆圆始终兴致不高,即便应要求笑一个、亲一个,也是草草敷衍了事。哄了一会儿,陈功也没再强迫他,“毕竟我也不好受。”

  平日笑声不断的家里,气氛第一次显得冷清。当晚,陈功最后一次给圆圆洗了澡,圆圆再一次说“爸爸,你要爱我”时,陈功尽管一如既往抱紧了他,“却觉得双手很无力”。“父子”俩相拥睡到半夜,陈功突然醒来,听到圆圆正在说梦话:“爸爸不爱我了,爸爸不要我了。”陈功说,这两句话显然是在说他,他一下就睡不着了。

  到福利院之前,两人先去了一趟派出所,在那片再熟悉不过的小院里,圆圆再次挨个去看了他的朋友们:小水池里的金鱼、几辆废弃的汽车、可以荡秋千的健步器……

  与1个月前相比,圆圆的行李多了不少,新衣服、新裤子、新鞋子一大堆,还有洗漱用品、图书和玩具,大多是热心市民和民警送的。为了装下它们,陈功专门给圆圆买了行李箱。

  中午12点,圆圆被送到犍为县社会福利院。或许是知道分别已不可逆转,整个过程中他既没哭,也没闹,只是耷拉着脑袋不说话。直到当他穿过一条走廊,去看自己要住的房间时,突然扭头便跑了出去。其他人正要去追,陈功示意大家停下,自己上去拉住了圆圆,然后蹲下来跟他说话,“你今天就在这里玩,等我下班来接你,好不好?”

  陈功说话的时候,圆圆一个劲摇头。突然,他猛地抱住了陈功,把头埋在了“爸爸”的肩膀里,而陈功一愣之后也紧紧抱住了他。10秒钟后,圆圆抬起头来松开陈功,走向福利院院长周素雯,任由她抱着去餐厅吃饭。走的时候,圆圆一直望着陈功,陈功也举手告别,两个人都没说线点,福利院陈阿姨在电话里说,圆圆一整天都在问:“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?”

  从1月25日晚接到报警开始,犍为警方对圆圆父母的寻找便没有停止过。华西都市报报道此事后,引起了数千万人次的关注,许多热心人打来电话,关心圆圆并提供信息。“但目前为止,还没有圆圆父母的准确消息。”陈功说,综合各方提供的线条线索,将圆圆送到福利院后,搜寻仍将继续进行。

  其中,第一个线索是圆圆背出的一个手机号,这个号码来自云南省曲靖市,该手机号主人是一名20岁女子;第二个线索是圆圆说出的一个地名,称其母亲曾在那里上过班,警方跟进后发现该处有一名女子,手机号跟圆圆背的手机号也很相似;第三个线索来自于犍为市民,有人称圆圆像一名云南籍女子之子,该女子目前已经离开犍为。

  “目前,可以基本判定圆圆是被父母遗弃。”陈功说,他的父母没有报过警,通过走访捡拾到圆圆的游乐场,可以确定在遗弃地点上经过精挑细选,游乐场所在的该区域恰好是监控盲点。

  那父母为何要遗弃圆圆?因为是男孩,民警首先排除了重男轻女的原因。“我们就怀疑是不是因为身体有病。”陈功说,但经犍为县人民医院体检,圆圆各方面都很健康,“而且长得也很可爱,虎头虎脑的身板,大眼睛长睫毛,颜值算是比较高的。”

  综合筛选出的3条线索,民警分析圆圆被遗弃有两种可能。一种是根据第一条线索分析,圆圆的母亲在生下他时年龄较小,目前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带着圆圆有诸多不便。另一种是根据第三条线索分析,圆圆的母亲非婚生下他后,将其交给后来的历任男友带,但在交到最后这个男友手上后,圆圆的母亲离开了犍为,男友又要重新娶妻生子,只能将圆圆带出来丢掉。

  在新浪微博#乖娃被弃游乐场#话题下,如今讨论量已超过4400条。其中,许多网友都表示:“这么乖的娃,你们不要我要。请问要怎样领养他?”而玉津派出所也接到大量“求领养”的电话,还有许多人亲临派出所咨询。

  “法律对收养人和被收养人都有明确的要求。”犍为县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圆圆还不符合被收养人的条件。要成为被收养人,首先需要警方相关手续,证明圆圆是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儿,然后由民政部门在媒体上刊登“寻找弃儿生父母的公告”。自公告之日起满60天后,圆圆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仍未认领,圆圆才符合被收养人的条件。

  “也就是说,就算一直找不到他的生父母,最快也要两个月后才能被收养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,法律对收养人也有明确要求,有意者可查询相关法律或咨询当地民政部门。在此之前,圆圆将一直住在福利院,院长周素雯打算尽快为他联系一所幼儿园,“福利院都是老人,只有他一个孩子,住久了也不利于他的成长。”

  第一次是他刚到派出所时,我只觉得这孩子可怜,但想到他很快就能回家,也并没有觉得特别难过。第二次是他随陈功回家过年,他完全把陈功当爸爸,我看这孩子笑得很开心,也从内心里替他感到高兴。

  第三次是送他去福利院,看到他完全没有了笑容,不哭不闹却心知肚明,那猛然拥抱后又坚定放开,让我再也忍不住掉下泪来。陈功说,这孩子应该被遗弃不止一次,知道自己无力抗拒,才会有这样的表现。

  最近流行一句话:唯有苦练七十二变,方能笑对八十一难。不知圆圆是否也在苦练变化,以面对他依然叵测的未来。但我想,他每晚抱着陈功说“爸爸,你要爱我”的时候,内心一定在想:如果爱,请深爱。

  普及法律知识,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。2019-02-28华律网创建于2004年,是中国最早的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之一。平台注册律师18万,提供专业的找律师、问律师、查知识等法律服务,我们倡导全民知法,懂法,用法。向TA提问展开全部

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网络110报警服务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
  另据报道,截至2017年3月31日,中央追逃办先后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873人,其中国家工作人员476人,追回赃款89.9亿元,迄今追回“百名红通人员”40人,白小姐开奖结果新增外逃人员逐年大幅下降。那么,中央追逃办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,他们又是如何将外逃人员和赃款赃物追回来的呢?人民网·中国新闻网带您一探究竟。

  到案后,犯罪嫌疑人赵某交代,他招揽李某、贾某、翟某和张某等4人负责代聊等网络招嫖,安排李某、张某负责接听嫖客电话并安排卖淫女卖淫;每招成功一名嫖客,就给100元提成。另外还与卖淫女进行收入分成。犯罪嫌疑人贾某说,他通过QQ招揽嫖客,每个月收取3000元的代聊费用;犯罪嫌疑人李某承认,他同张某一同负责接听嫖客电话,安排卖淫女卖淫,并记录小姐的卖淫次数。

  干部道德考核为何被指是摆“花架子”(敏思博客首页“观点”“群组日志推荐”栏目)